新闻通知

时事资讯
开放存取:让知识从垄断中突围
时间:2014-02-17  

近日,在由北京大学社科部召开的一次校内期刊建设会议上,“开放存取”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年均涨价15%,每年用于购买期刊数据的费用占总经费近一半……“高校图书馆已难以承受大数据库商对价格的垄断。”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强告诉记者。

针对这一现状,在北大,一个由图书馆负责的人文社科开放存取资源平台已开始筹备,一场从校内开始的“知识共享”运动正在酝酿。

“传统的学术期刊和新兴的网络平台,其原始目的都是为了促进学术交流和传播。”朱强说,“但如今,数据库商对资源的垄断反而成了限制学术交流和发展的因素。”

捆绑销售还要频频涨价

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周健算了笔账:图书馆年经费2000多万元,其中花在购买期刊数据库上的费用就超过了1000万元,“要不是学校给图书馆的经费也在涨,真不知道要怎么应付数据库商的涨价行为。”

除了涨价,更令馆长们感到苦恼的是各类捆绑销售:将优秀的期刊和平庸的期刊打包、纸质期刊和电子期刊打包、期刊和学位论文打包……“一份期刊单卖30万元,搭上学术论文一共33万元,但分开卖就贵整整7万元。”馆长们一致认为,捆绑销售剥夺了图书馆选择的权力,属于“霸王”行为。

“论文是学校、导师、学生共有的知识资产,而学者花费心力做出的学术成果,最后反而需要其所在高校图书馆花钱买回来,才能让学术圈共享,这样的行为非常不合理。”朱强说。

高校图书馆并非没有“抗争”过。同济大学图书馆馆长慎金花说,近几年来,图书馆屡次不满于对方的销售策略,以“不订”作为威胁,但收效甚微。“在资源垄断的情况下,由于来源单一,图书馆其实毫无选择。”

知识共享须破层层阻碍

在国外,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开放存取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今年元旦,迄今最大的科学开放存取项目SCOAP3正式上线,这意味着从此在国际高能物理领域中,50%以上的高水平期刊论文将向全世界免费公开,并且作者发表论文也无需支付费用。

而在国内,类似的“知识共享”虽然起步甚早,却发展缓慢。在馆长们看来,除了期刊与数据库商结成的利益链之外,现有的科研评价体系、版权保障制度都对开放存取领域的拓宽造成了一定阻碍。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斯坦福大学等机构在申请课题、评审职务中都认同把在开放存取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作为成果列入。“而在我国的科研评价体系中,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被引用次数是其评价标准,因此,将论文投给核心期刊仍是学者们的首选。”慎金花说,由于相当一部分核心期刊与数据库商签有独家协议合同,并且出版社也担心免费获取将影响其收入,因此,开放存取平台如何获得高质量的一手稿源将是一大问题。

复旦大学图书馆前馆长葛剑雄则担忧,国内当下的知识产权意识和法律都还不足以应对开放存取这一学术共享新模式。在开放存取中,知识共享对读者而言是免费的,但有一条是不得用于商业途径。葛剑雄告诉记者,就算在付费模式下,图书馆数据库都会出现网址被盗、论文倒卖的现象,一旦信息从封闭走向开放,会出现怎样的状况?

对此周健认为,“在国外,各类开放存取平台的建设都端赖高校与社会机构的合作。而在国内则缺少一个学术联合体,来积极引导知识的共建共享。”或许,馆长们正在期待的是一个强有力的顶层设计,慎金花建议:“政府应当制定新政策,推动知识共享的实现。”

文汇报记者 黄纯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沪ICP备05052054号    沪公网安备 31009102000036号
邮编:200438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399号   总机:(86-21)51253000

电脑版 手机版 Pa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