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知

媒体视角
校报特稿 | 健美,健康为美——记亚洲健身小姐陈姝颖
时间:2017-07-12  

“你能想象胸变成胸肌的感觉吗?本来软软的脂肪变成硬硬的肌肉。背又厚又宽,从背后看我,就跟个男人似的。”

采访当天,陈姝颖穿着黑色棒球服,小小的脸,反戴棒球帽,皮肤白皙,竟有些意料之外的甜美,打完招呼紧接着“嘿嘿”轻笑了两声,稍微撸起衣袖,小臂上的青筋凸起,清晰可见。倘若在人群中瞥见这样一个女生,很难将她与健美这项运动联系到一起。

可她确实真真切切的是一位健美运动员,不久前才刚拿下亚洲锦标赛的健身小姐亚军。

一路尝新,一路向前

陈姝颖接触健美运动已有两年半了,时间虽不算长,但她绝对是个资深运动员。出生于体育之家,父亲是拳击教练,母亲在校时是篮球队员,陈姝颖早早与体育结缘。

8岁那年夏天,因学习不好,为了逃避恼人的暑假作业,她去参加当地选拔,加入艺术体操队。四年以后,因考虑到艺术体操的发展前景,且当时被国家健美队教练看中,她前往深圳转为竞技健美操。然而,因为在外地训练的户口问题,又回到家乡,自此开始跟着拳击教练训练,这位拳击教练,就是她父亲。

“我爸爸很严厉,不管你做什么他都觉得不够好。”长时间在专业队的训练,让本来开朗活泼的她变得压抑沉闷。

2014年9月,陈姝颖进入上体,依然是拳击专业,但事情在她大一下学期开始有了转机。

“那天我在学校健身房做力量训练,拉引体向上,张老师看到我了,他可能想这个一般女生很难做到的,这小姑娘力气怎么这么大,于是过来问我想不想参加健美比赛。”当时的陈姝颖已经对继续拳击训练有所动摇,想有新的尝试。在健美队主教练张盛海的星探式挖掘下,她进入了健美队。

然而,她训练的第一步是——睡大觉。“一开始我觉得训练真的太轻松了,除了练器械就是练器械。其它队员早起跑步,张老师让我在宿舍睡觉。我太瘦了,需要养肉,肉养起来了才有空间练肌肉。”

训练进一步推进以后,实际上并不轻松。一周至少三次训练,每次两小时,刻苦的陈姝颖会额外加练。此外,大一开始她已在校外健身房工作,代课拳击训练。“现在大三课少好了一些,大二时我早上七点起床,八点开始上课,一直有课,上完课就去健美房代课,拳击塑形减肥课。下班后已经是十点多了,有时忙得连饭都没有时间吃。”

健美队领队谢少青描述自己眼中的陈姝颖:“她很听话,领队,老师的话都会听;也比较有主见,很刻苦,她今年大三,已经在上海买房还房贷了。”

备赛期间,陈姝颖一天吃4-5餐,一天吃十几个鸡蛋,因为要控制油盐,食堂的青菜需要用白开水烫一遍才能吃。“我是重庆人,一开始很不习惯,会偷偷蘸辣椒吃。”

2015年6月,训练三个月后的陈姝颖迎来自己的健美赛首秀——上体第七届健身健美锦标赛,一举获得比基尼小姐组别冠军,紧接着参加上海市级健美赛,同样拿到冠军。2015年至2017年,陈姝颖连续参加三届全国健美锦标赛,从15年的健身小姐第七,到16年的第五,直至今年的冠军。今年5月初,陈姝颖出征亚洲锦标赛,拿下健身小姐亚军。

肌肉含量和体脂率是衡量健美运动员身材的两个重要指标,身高163cm的陈姝颖体重随训练状态在47kg-53kg之间浮动,今年4月份的体检报告,陈姝颖体脂率为13%,肌肉含量占比为81%,而正常成年女生的体脂率为18%-25%,肌肉含量占体重的30%-40%。“当你看着自己的身材随着自己的努力在逐渐变化,但又慢慢发现自己的衣服变得越来越小时,心情真的欣喜又复杂。”

从校级、市级冠军到全国冠军,又从全国冠军走出国门参赛,陈姝颖不断证明自己,超越自己。如今她又将再次前往国家队集训,备战17年世锦赛,一路向前。

台上台下,极与极的差别

最初,陈姝颖的父亲并不支持她从事健美运动,他接受不了女儿穿着比基尼比赛。“别说我爸,其实一开始我也接受不了。第一次赛前检录,男女一起,我穿着比基尼特别害羞,一直拿头发挡在前面,下台记者拍照,需要对着镜头摆动作,很尴尬。”赛后陈姝颖就哭了,找师姐谈话称无法接受。

谈起陈姝颖的害羞,张教练说:“这是比赛需要,竞赛需求,把它看做是一种职业形象,就没什么不能接受。”

在大众眼中,赛场上的健美运动员个个精力充沛,精神饱满,但站上赛场的前三天,他们还处在一场无法想象的磨炼之中。断水断盐断碳,赛前三天的“三断”让每一位意志坚定的健美运动员变得虚弱不堪,如同炼狱。

“赛前三天我整个人的状态都会很低沉,而且脾气暴躁。因为长时间没喝水,又要借助汗蒸和蒸馏水排去身体的纳、水分和盐,整个人变得很干,不想讲话;因为断盐,身上就没有力气;又要控脂,控脂的话脸色就不好看,皮都是往下拉的。”经常会有运动员在赛后甚至在赛场上抽筋或休克。

但赛场上的陈姝颖,马尾高高扎起,自信满满,动作到位,充分展现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处线条。“到现在比过这么十多场比赛了,赛前赛后我穿着比基尼还是会害羞。但在台上,我又会有些兴奋,觉得自己像明星一样受瞩目。”

在训练场上,她抛开自己的小女生的想法,举铁和男人举的重量一样,累了一样表情狰狞,一样嘶吼,跟男人一样把衣服拢起看自己的腹肌。但下了训练场,她回到小女生的性格,有人说要和她比比肌肉,她会腼腆的不行。

场上场下,台上台下,陈姝颖将“小女生”与“健美者”的角色切换自如,这种反差着实有几分难以置信,但又真实的可爱。

“因为不想辜负他的这份期望”

今年5月,陈姝颖在国家队备赛亚洲锦标赛,由于训练方式的非针对性,陈姝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脂肪掉的特别快。“脂肪掉得快意味着肌肉涨得慢。因为我的肌肉是耐脂性的,不能太大强度和太多次数去训练,国家队训练强度过高导致我的肌肉围度涨不起来。当时我很紧张,马上联系了健美队的张教练,教练告诉我要赶紧摄入大量蛋白质和碳水,这样才使得肌肉饱满了起来。”

像所有运动员教练一样,张教练掌握着队内每一位运动员的身体情况与心理状况。“张教练特别了解我,比如训练的时候不能吼我,要多鼓励我。我也不知道这一点他是怎么发现的,反正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吼过我。所以我觉得教练他情商高,看人准。”

张盛海教练来到上体任教前是举重运动员,2003年在上体创立健美队后一直担任主教练至今,已培养出了六个全国冠军,一个亚洲冠军,亚军和季军。“教练在训练场上非常严格,队员不能跟他对抗,如果有队员练不动了,他就会吼你,使劲让你完成,很凶很严厉。”谢少青说,“但私底下很爱和队员开玩笑,对队员很关照。”

因为学校宿舍违禁电器制度,备赛期间陈姝颖的食物都是张教练做的。“鸡蛋、鸡胸肉、土豆,教练煮好送到宿舍楼下给我,真的天天坚持送鸡蛋来,有时还换着花样煮鱼。队里聚餐,教练单点一大盆鱼和一桶米饭给我,就怕我饿着了,对我很关心,所以我都叫他张爸爸,就和爸爸一样。”

健美队的成员都是对健美抱有十足热情并且愿意坚持训练的人,平时队内训练时,大家时常两三个人配对,互相辅助对方训练。“自发组成的队和强制的队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方向,感情很深。平常也是张老师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进队的人无形中都会学习张老师身上的一些特点。” 谢少青说。

谈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比赛,陈姝颖说:“16年全国锦标赛那年是最激动的,因为那年我备战很久,当念到我第二时,真的很开心,觉得一切辛苦都值了!而且张教练在台下好像哭了。”陈姝颖顿了一顿,:“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但我愿意坚持到现在,很大一个原因是不想辜负教练的这份期望。”

健身健美运动在国内已经由起步阶段进入飞速发展阶段,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健身,并享受其中。“我以后想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毕竟我从事过那么多专业的项目,所以想有自己品牌和专业的东西。我父母希望我能留校当老师,但我还是更希望能有自己的事业。我不喜欢被束缚,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描述自己的人生规划时,陈姝颖腰杆挺得直直的,眼里满是光亮。

“我也不认可‘健美最好的年龄是17-25岁这个说法’,你看我们的比赛,还有元老组,像张教练快60岁那么大年纪的人还在参赛,而且状态很好。只要喜欢,哪个年龄都是最好的年龄。”

问起身边朋友对她身材的看法,陈姝颖笑了起来。“懂得人当然说练的很好看,不懂的人就会说,你练这么壮,以后谁敢娶你啊。我就告诉他,哼,有品位的人才能hold的住我呢!”

[作者 采访/邱霜吟]

[来源/上海体育学院报]

[责任编辑/董杨华]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邮编:200438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399号 总机:(86-21)51253000 沪ICP备05052054号

电脑版 手机版 Pad版